• 情歌

    日期:2006-10-03 | 分类: | Tags:读书笔记

  • 论爱情-----培根

    日期:2006-09-30 | 分类: | Tags:读书笔记

         舞台上的爱情比生活中的爱情要美好得多。因为在舞台上,爱情只是喜剧和悲剧的素材,而在人生中,爱情却常常招来不幸。它有时象那位诱惑人的魔女,有时又象那位复仇的女神。

        你可以看到,一切真正伟大的人物(无论是古人、今人,只要是其英名永铭于人类记忆中的),没有一个是因爱情而发狂的人。因为伟大的事业抑制了这种软弱的感情。只有罗马的安东尼和克劳底亚是例外。前者本性就好色荒淫,然而后者却是严肃多谋的人。这说明爱情不仅会占领开旷坦阔的胸怀,有时也能闯入壁垒森严的心灵----假如守御不严的话。

        埃辟克拉斯间说过一句笨话:“人生不过是一座大戏台。”似乎本应努力追求高尚事业的人类,却只应象玩偶般地逢场作戏。虽然爱情的奴隶并不同于那班只顾吃喝的禽兽,但毕竟也只是眼目色相的奴隶,而上帝赐人以眼睛本来是有更高尚的用途的。

        过度的爱情追求,必然会降低人本身的价值。例如,只有在爱情中,才总是需要那种浮夸谄媚的词令。而在其它场合,同样的辞令只能招人耻笑。古人有一句名言:
    “最大的奉承,人总是留给自己的。”----只有对情人的奉承要算例外。因为甚至最骄傲的人,也甘愿在情人面前自轻自贱。所以古人说得好:“就是神在爱情中也难保持聪明。”情人的这种弱点不仅在外人眼中是明显的,就是在被追求者的眼中也会很明显----除非她(他)也在追求他(她)。所以,爱情的代价就是如此,不能得到回爱,就会得到一种深藏于心的轻蔑,这是一条永真的定律。

        由此可见,人们应当十分警惕这种感情。因为它不但会使人丧失其他,而且可以使人丧失自己本身。至于其他方面的损失,古诗人早就告诉我们,那追求海伦的人,是放弃了财富和智慧的。

        当人心最软弱的时候,爱情最容易入侵,那就是当人春风得意、忘乎所以和处境窘困孤独凄零的时候,虽然后者未必能得到爱情。人在这样的时候,最急于跳入爱情的火焰中。由此可见,“爱情”实在是“愚蠢”的儿子。但有一些人,即使心中有了爱,仍能约束它,使它不妨碍重大的事业。因为爱情一旦干扰情绪,就会阻碍人坚定地奔向既定的目标。

        我不懂是什么缘故,许多军人更容易堕入情网,也许这正象他们嗜爱饮酒一样,是因为危险的生活更需要欢乐的补偿。

        人心中可能普遍具有一种博爱倾向,若不集中于某个专一的对象身上,就必然施之于更广泛的大众,使他成为仁善的人,象有的僧侣那样。

        夫妻的爱,使人类繁衍。朋友的爱,给人以帮助。但那荒淫纵欲的爱,却只会使人堕落毁灭啊!

  •  雨 --- 博尔赫斯

    日期:2006-09-25 | 分类: | Tags:读书笔记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陈东飙
      陈子弘 译

  • 刺猬

    日期:2006-09-24 | 分类: | Tags:读书笔记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为了避免冻僵,一群刺猬相拥在一起取暖。但它们很快就被彼此的硬刺扎痛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取暖,它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身上的硬刺又再次把它们扎痛了。

                         ----------叔本华

  • 孤独

    日期:2006-08-14 | 分类: | Tags:读书笔记

           在书吧里阅读一本书《马尔克斯散文精选》。夏天热的人心烦。钻进空调。马尔克斯的孤独和魔幻现实,让人沉迷。马尔克斯说自己只是个现实主义作家,并非魔幻现实。世界本来就是如此,在一个地方发生的相当正常的事情,其他地方的人眼里却是稀奇古怪无比。不可思仪。于是,魔幻现实就出现了。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在阿坝州,喜欢马尔克斯的人不是很多。因为马尔克斯笔下的故事在那里太常见了,无法提起人们的兴趣。他们更喜欢鲁迅之类的。
       在散文选里的,还有一篇是记忆海明威的。马尔克斯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隔着一条街和喧闹的人群车辆看见海明威。但他觉得自己当时被分成了两半。他不知道自己该立刻去采访他,还是该去象一个文学青年一样去仰慕下大师。还因为语言的不熟悉。他最后只是隔着大街对海明威大声喊了一句西班牙语大师。那篇文章里,还提到了很多关于海明威在古巴的旧事。透过那些旧事,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海明威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说的更准确些是关于文学的一些秘密。同时,也让人觉得,似乎只有文学大师方能真正的理解文学大师。而我们阅读大师们的作品更多的只是获得感动,充实自己一下罢了。这让我想起了圣经上的话语来。耶酥跟弟子们说自己与世人布道时,只用比喻。其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听见,但却永远也不会明白。然而在对另一个比喻的解释中,耶苏透露了一个得道者的孤独。原比喻为:
      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有落在土浅的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日头出来晒,因为没有土,就枯萎了。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长起来,把它挤住了。又有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有耳可听,就应当听。
       其解释:你们当听这撒种的比喻。凡听见天国道理不明白的,那恶者就来了,把所撒在他心里的夺了去;这就是路旁的了。撒在石头上的,就是人听了道,当下欢喜领受,只因心里有根,不过是暂时的,及至为道遭了患难,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撒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把道挤住了,不能结实。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听了道,有的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
       我们对大师的阅读,也是流于各种层面。马尔克斯说写作是极其孤独的职业。写作过程是孤独的自然不用去说。写出来的作品也是同样的孤独。人们不断的把作品从书店购回家。不停的阅读,谈论。只会更显作品的孤独。理解是何其的难。萨特干脆就说:他人,即是地狱。但并非就要这么悲观。至少马尔克斯不这么认为。在他的随笔里他还提到了另一些文学大师们:福克纳,爱伦坡等。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对他们的谈论本身即是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理解。而马尔克斯的独特视觉和感受力,让我十分的佩服。至少,对马尔克斯的阅读是让人愉快的。我不知道自己的理解属于什么层面,但这并不重要。(如果每个人都如我这般想的话,那我们便成就了作者的孤独。)
       还是博尔赫斯的孤独要更为深沉,但无太多的忧郁。博尔赫斯说古典文学只是那些被很多人解释的作品。文学作品只是个出发点,而并非是终结。作品是大于作者的。我以前也曾经想过,孔子是个圣人,是因为中国古来的很多文人都把自己的光芒往孔子的塑像上添沫。而现在这个社会里,人们往往都太自我了。一心只想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所以很难出现什么圣人了。但今天,我觉得自己自己的想法有些谬误。其实,人都是自我的,不管哪时候的人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