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uizás, quizás, quizás

    日期:2006-08-14 | 分类: | Tags:闷骚小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ondog-logs/3046363.html

    我总是一遍又一遍的追问你
      何时,何地,又该如何
      你却总是回答说
      或许,或许,或许
      
      时日就这样飞过
      我的绝望与日俱增
      而你,你却还是这样回答
      或许,或许,或许
      
      你在浪费时间
      思考着
      思考着什么才是你最需要的
      可是,这抉择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时日就这样飞过
      我的绝望与日俱增
      而你,你却还是这样回答
      或许,或许,或许
      
      既然你不肯承认你对我的爱
      那么我又如何能够知道你是否爱我?
      你只是告诉我
      或许,或许,或许
      
      千万次我这样问过你
      反复追问
      而你却只是回答
      或许,或许,或许
      
      如果你无法作出抉择
      我们之间将永远无法开始
      而我也不愿就这样
      以分手和心碎结束
      
      那么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肯定的回答我
      但是如果你并不爱我,亲爱的
      也请你坦诚的回绝
      而不要只是告诉我
      或许,或许,或许

    以上是一首拉丁歌曲的歌词大意。

    第一次看到歌词的时候,心里很喜欢。与故事中的主人公在经历上有些相似。甚为感动。反复的听这首歌,反复的体验这种忧伤。

    但可对这首歌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也就是把追求的对象从人变成世界,或者一种生活之类。就有了这幅图画在脑子里舒展开来:一个忧郁的年轻人不停的追问生活的意义,而世界给他的回答却只是,或许是这个样子的,或许是那个样子的,或许根本就没有意义。而他却不甘于得到这样的答案,继续去追求。他不停的经受各种打击,绝望与日俱增。得到的答案依旧只是:或许,或许,或许。。。

         世界的本质就是暧昧的,这是我一个朋友的结论。我也很相信这句话。但很不幸,我却是个渴望清晰的人。我无法拒绝把一切都变的清晰这个无比巨大的诱惑。我受不了她或者生活给我的答案;或许、或许。本质上来说,我是乌托邦的,我渴望纯粹的东西,我向往生活在一个纯粹的世界里。

         很多时候我可以很轻易理解海子的诗句。我觉得自己与他在脑髓的结构上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同样,我也是在土地里长大的。所以对海子的诗歌,我无丁点兴趣,也无丝毫感动。

    我在本能的逃避他。但最后说来,却又无法逃避海子似的感情。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是的,从明天起。从明天起。一次次的从明天起。明天与今天截然相反。明天是幸福,而今天一点都不幸福。明天是快乐的,而今天太忧郁了。。。。

    从明天起,你能做到关心蔬菜的价格吗?你若真的做到了。你便会是幸福的。这个世界能让你做到吗?

    “一个男人的大多数梦想都不会成功”唯特跟死坦如是说。不要太梦想什么。你梦想什么,什么就会毁了你。不要要太爱什么,你爱什么什么便废了你。也不要太爱你的母亲,因为她也会毁了你。不要爱生你养你的土地,因为它同样会毁了你。。。不要爱。千万不要。

    海子------ 一个有很浓厚土地情结的诗人,却没有土地般的智慧。世界还没有在他成熟的时候,便把他废了。那个狂热的时代,诗歌的火山爆发期。海子痛苦的死去,而那种痛苦其实是种幸福。有人无法明白这幸福,于是便会说:死了多可惜。一个误入了歧途的人。

    不,死是单纯的,死是如此清晰,永远的睡去,躺在天国的病床上。

        生活即游戏。一部分人努力去生活,企图使它具有意义,而最终却发现它只是一场游戏。另一部分人,兴趣只在于游戏,最终却在游戏中发现了其他。

        

    有一天。我突然发觉诗歌对我不再重要了。理由是我20岁以前从来不读诗,不写诗,却活的好好的。而写诗却把自己搞的越来越痛苦。于是我决定不再写诗歌,好好去生活。

    后来,有一天我又发现:我在本质上是个诗人。如果不写诗歌,生活对我便越来越没有意义。在现实生活中,理解的事物越多,越容易疲倦。我是个很容易疲倦的人,我对好好生活已经失去了兴趣。

    在我过了一年多平和而具有韧性的生活后,前不久的一个夜晚,我差点死去。我感到我就快要疯狂。我的耳朵了清楚的听到了家里的牛铃声。以前那些几欲崩溃的情况又浮现在眼前。一种痛苦,来自灵魂之中那个混乱的黑暗处,它引发的是肢体的颤动。迫使你去大哭,傻笑,你无法停止自己。。。

    03年的一个秋天,在一个火车站前面的广场上,十分沮丧。背着破包,坐在台阶上。一个年轻人在我面前的垃圾桶里翻剩饭吃。我当时很害怕,觉得自己和他离的很近。我脑子里的坠体在旋转一下,我就掉到一个深不可测的边缘去了。

       

         上帝让暴风雨猛烈的扑击一棵梨子树上的青果子,但却又没有让它们夹在雨水中一起跌落。

         写诗。精心的去雕刻。

         脚下的大地永远是晦涩的。唯有诗歌是一副清晰的图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孤独 2006-08-14

    评论

  • 因为这首歌儿,逛到这里来了,

    支持,支持!!!